印度遊記Ⅳ 佛陀的菩提樹【復刻版】

印度這時雨季剛過,觀光旺季還沒到,否則菩提迦雅的房間不會這麼好找。
拉我們進旅館的先生叫Arjun(阿俊?),自告奮勇的帶偶們去逛。
基本上這個小鎮一派農村風光,非常非常的古代。
尤其是坐著雲霄飛車搬的三輪摩托車進來的時候,因為路況太差...
所以大概可以想像古代的國王們坐馬車時的情形(當時避震技術應該不好吧)

導遊先生的名字正是印度最有名史詩「摩訶婆羅達」裡的一位射箭英雄。
不過看起來可文質彬彬的。
這本史詩等於「伊里亞德」加「奧德賽」的七倍長!!!
也就是要七個荷馬才能跟廣博仙人(史詩作者)車拼,買尬~

這裡最有名的就是大菩提寺,跟世界各國興建的寺院。
據LP的說法,這座寺廟是西元前三世紀阿育王建立的。
後來在西元二世紀、十一世紀都有被重修過,十九世紀又被挖掘出來。
裡面佛陀坐過的菩提樹被阿育王的女兒帶到斯里蘭卡移植成功。
後來原樹老死或被破壞,又移植了回來。
樹下還有一個金剛座,據說就是悉達多太子發誓不成就就不起身的地方。
現在被柵欄圍了起來,樹下齊聚了世界各地的出家人跟遊客。

現在的門票是20盧比,很公道的價錢。
外牆的文殊菩薩與蓮花手菩薩像,都是苗條清秀的體型。
呈現一種大乘佛教興起以後『解脫自在、遊戲無礙』的美感...
雖然追求自己的覺悟、卻也不放棄與大眾的對話,無所謂出世入世。
遇到一位紅衣喇嘛,哈拉了幾句,這位藏僧竟然會說中文!
而且是一口京片子,雖然不大流利(我差點也捲起舌「兒」來了)~
他就住在達賴喇嘛駐錫地的附近,也在喜馬拉雅山區。
聽說法王每年年底都會來這裡住一陣子,現在也已經很多喇嘛在做大禮拜了。
其實就是五體投地的姿勢,非常需要體力的...

下午我們兩個去逛逛世界各地的寺院。
第一次看到附近鄉間的景色其實嚇了一跳,跟偶雲林老家還有點像。
只是更乾燥、貧瘠一點,連豬都小很多。
跟吵死人的加爾各答一比,這裡可真是寧靜美麗啊!
傍晚回去時,林桑興起買了包花生回旅館配酒去。
沒想到,卻是災難的開始...

當天晚上在旅館看到電視新聞,只看到一堆軍人集結的畫面。
由於新聞台用的是印度文,在下只通英文、不通梵文啊...
還以為是跟巴基斯坦又處不好,要打起來了。
直到離開這裡打電話回家才知道是印巴大地震!
偶家老木還在問說:「冇代誌吧?」......
在喀什米爾跟巴基斯坦才嚴重,這裡是東印度,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當晚其實怎樣都無法入睡,後悔沒帶蚊香。
蚊子還是小事,外面杜迦女神的廟會灰熊High!
放的Tape都是咿咿啊啊的老頭子跟小朋友的合聲。
救命啊,這也罷了,問題是整夜重複啊,簡直是索命梵音!
林桑睡一睡突然不舒服了起來,有點發燒、畏寒兼發抖...
我的天,該不會是我們出發前最怕的瘧疾吧?
藥(美爾奎寧)明明也吃啦,看天亮後如何吧。

幫林桑買早餐回來,他說想休息,叫我出去逛逛再回來。
好吧,就去把西藏、不丹、泰國、緬甸、日本、韓國等地的寺院一次看個夠。
不丹寺院的風格最合我的胃口,華麗又不顯俗艷。
在日本的寺院中,還有附設幼稚園跟小學,拍下小朋友可愛的塗鴉。
的確佩服日本佛教界的用心,這裡是畢哈爾省,印度最窮的地方之一。
也許這些小朋友因為受教育,可以改變貧賤的命運也不一定,功德無量啊!

回去旅館以後,林桑再也撐不住了。
我們只有一個囧字可言...於是請旅館人員帶去看醫生。
在一間小小的診所裡,禮拜六的下午仍然不少病患。
吃過了台灣的斯斯跟退燒藥仍不見效,唉!
一位阿三叔「達可特」在陰暗的房間裡看診,非常像神廟的感覺。
然後拿了一根非常粗非常長(大約十塊硬幣直徑、二三十公分長)的針筒。
裡面裝滿了黃色液體,然後以為打完把林桑扶起來以後...
才發現──還有另一根,囧RZ~
注射完兩支以後又領了一堆藥,服用次數跟方法要是沒有解釋也很難懂啊。
醫生說雖然不是瘧疾,但是瘧疾藥要繼續吃,否則有可能。
今天再住一晚,明天前往恆河名城瓦拉納西吧。

下午偶又在那位熱心的仁兄帶領之下,跑去附近的蘇嘉塔村。
蘇嘉塔是誰呢?
悉達多太子覺悟前也曾經想不開,一度絕食到快掛掉。
在這附近的山上苦行,後來流浪到這村子。
跟菩提迦雅只隔一座橋,遇到蘇嘉塔這位好心正妹給他喝乳縻。
於是精神一振,過了七天就成就了。

結果這位仁兄把偶帶去一間小學捐錢...
當場真是OOXX,強迫中獎的感覺。
他似乎是孤兒,從小念這間小學,建築極度簡陋,真的是家徒四壁。
問題是這種感覺很奇怪,根本是善意的詐騙。
在當時,我相信這座小學是需要人幫助的,但是做法真的很糟。
也難怪他從頭到尾要跟著我們晃來晃去,卻也不討佣金了。
趕他也不是、不趕也奇怪,這種情況下卻又翻臉不起來...
伸手不打笑臉人啊,他的態度也不像那種奸詐無賴。
好吧,捐點錢走人...在印度旅行,常常要面對這種詭異的情況啊。
既是對人性、也是對耐性的試驗,這種文化的確不易了解。

不過到這個通常只在神話裡出現的地方實地一遊,的確感覺無比神奇。
乾枯的尼連禪河,兩千多年來似乎變化不大...
今晚,廟會還是一直在HIGH,再怎樣都睡不著。
這下換我開始不舒服了,到了迦雅火車站已經從腳底開始燒了起來。
打電話回台灣知道大地震的消息,呼,應該不至於影響瓦拉納西吧?
今晚發狠了,我們打算找間五星級飯店,好好休息一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