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遊記Ⅷ 最後一站新德里【復刻版】

從阿格拉到德里,距離灰熊近,可是坐火車卻是超級遠。
林桑跟偶一大早在車上等到快抓狂,但是仍然以牛步前進。
而且在車上遇到一群強健的歐巴桑,開始在一旁很HIGH的唱起山歌。
林桑說他本來坐在位子上,結果被歐巴桑大手一抓丟到一旁。

然後阿婆們開始盤起腿來主唱、其他人在旁邊合音。
照樣的,車廂裡擠了超多人,連頭頂行李架都有人塞進去睡。
好厲害的軟骨神功!

進德里時,以一種慢到噁心的速度進站...
這兩天也累了,只打算逛逛市區,然後等著搭機回台。
印象最深的是兩個地方──吉祥天女廟跟康諾特圓環。
這座密教廟宇是印度的富商伯拉家族出資興建的。
採用的是奧利薩省(Orrisa)的風格,這鋰也是印度教密宗的發源地之一。
在印度逛這麼久,第一次看到色彩這麼鮮豔的建築。
很奇怪,在印度待一段時間以後,好像會越來越喜歡艷麗的顏色。
多數印度人窮歸窮,但是對色彩的使用都十分大膽有創意。
牛車五顏六色的,連牛都會變成紫色的。(好像是紫色的穀物顏料)
而且很多人會把頭髮染成橘色的,據說有防中暑的效果。


這座廟宇內部不准攝影,進去一看的確富麗堂皇。
有打算去新德里的朋友們千萬別錯過。
這位吉祥天女神,正好就是財富跟運氣女神。
不過由於運氣無常,所以也不一定只帶來好運(看來別隨便亂拜)。
印度教的神明們,真是曖昧無比、讓人猜不透到一個極點。

至於康諾特圓環,林桑跟我在那邊開始血拼起來。
有一個國營賣場,終於不用討價還價、也不用煩惱會不會找錢。
而且物美價廉,有不少特產。
例如喜馬拉雅山的蜂蜜(有草藥味ㄟ)、茶葉、神油...
別誤會,是草藥製的按摩油,好像還有生髮用的(米董,心動了嗎?)。
說真的,差點在這用盡盤纏,XDDD~

隔天早上,我八點起來跑去逛旅館附近的菜市場。


唉,台灣人真是勤勞啊。
八點多了,都還沒有什麼攤子出來。
偶一時興起,看到路邊的咖哩早餐,直接買來吃。
看來腸胃已經習慣印度飲食了,有拉過果然有差!

最後我們跟旅館訂計程車到機場去,經過新德里的大使館區。
晚上的德里也有涼意了,這區看起來竟好像在歐洲一樣。
赤貧與華麗,印度既像灰撲撲的大象、也像極五彩的孔雀。
機場頗奇怪的,有衛兵把守、還要有機票才能進去,警戒有點森嚴...
今晚往吉隆坡轉機,然後就是回台灣囉!

通常到過印度的人很兩極化,有人一再造訪、有人再也不去。
她有股極特別的魅力,不論有多骯髒、貧窮與擁擠。
再會了印度,結束偶第一次的自助旅行。
希望下次能見識南印度的熱帶風情!

ps–偶竟然忘了提到尼薩姆丁祠,再來補充一下。



這位伊斯蘭聖人是中世紀的人
因為他人氣太旺,搞的全國人都去德里看他而不是國王。
當時的穆斯林國王自然不爽,出去打仗時對他嗆聲--
班師回朝前要給偶滾蛋~
這位尼大仙人聽到消息時只回了句:德里還很遠。
結果國王還沒回京,就病死了。
人家活到90幾歲,外號德里之光!
所以啊,人還是不要太鐵齒吧...

印度遊記Ⅶ 阿格拉的寶藏【復刻版】

卡朱拉侯實在偏遠,只有包車跟坐公車能到火車站。
由於我們是窮人旅行,所以真的起了一大早去坐公車。
再轉火車到阿格拉,就是泰姬瑪哈陵所在的城市。
這麼一折騰,一整天就花在交通上了。
是的,傳說中的印度公車真的是擠這麼多人,一點都不誇張。
又坐到誤點火車,每下一個車站,就會有無數的司機湧上來。
然後開始你來我往、討價還價,的確需要海枯石爛般的耐心來處理。

照著LP的指示,找到一間「Tourists Rest House」。
一晚約十美金、有電視,而且完全不收佣金。
這間旅館的印度人老闆很有骨氣,完全不跟司機、小販掛勾。
天曉得這在印度是多困難的事情,真是無奇不有!
大多數的旅館都會跟他們合作,所以旅客常常會被載到奇怪的地方。
然後住進去的話,房價就會比定價高,讓他們抽佣。
不過還好啦,不會怎麼樣,只要先講好車資、態度堅定的不下車,就沒事了。

第二天趁著天剛亮,進了泰姬陵。
雖然是貴到要命的750盧比,還是非常值回票價的。
蒙兀兒帝國的「沙賈汗」王在1631年為他愛妻蓋的陵墓,也因她命名。
那是荷蘭人剛到台灣後不久的年代,也快三百多年了。
從中亞、印度各地招集能工巧匠,耗盡國力建成的。
這國王本來還想在雅木那河對面再蓋一座黑色大理石陵墓。
結果他兒子很不爽,起兵奪權,蒙兀兒帝國從此一蹶不振,卻留下了這個奇蹟。


十五世紀以後,伊斯蘭教橫掃印度,特別是在北方站穩了腳步。
一般的金三角(德里、阿格拉、齋普爾)行程,都是伊斯蘭藝術很盛的地方。
這種穩重、大方、對稱、簡潔的風格,讓人耳目一新。
不像印度本土複雜至極的線條,總讓人眼花撩亂的。
可是說真的,這麼巨大的建築,真的會有點震撼。
號稱永恆臉上最美的淚珠,不過這滴淚珠會淹死人吧...
看著日出的光影漸漸爬上雪白的洋蔥頂,有種微妙的美感瀰漫開來。
實地來看,跟照片還有Discovery還是差很多的。
良心的建議,雖然清晨黃昏都是來看的好時機。
但是起個大早可能還是比較好,因為黃昏時人會多到一個不行...

泰姬的門票是一種聯票,可以再去其他地點,有票價優惠。
不過那是2005年底的事了,現在07年也許會有些異動。
林桑跟我決定去逛紅堡跟小泰姬陵,明天再去郊區的舊都。
否則阿格拉的古蹟要逛到完,絕對看到全身酸軟。

接下來的紅堡,就是沙賈汗後來被他兒子軟禁的地方。
這裡居高臨下,全是紅砂岩雕成,氣勢驚人,果然是馬上得天下的作風。


只是後來的國王有宗教狂熱、欠缺包容的心胸,以致被英國併吞。
逛完整個紅堡也中午了,先休息一下,下午再去郊區的小泰姬。

這座小泰姬的名字也很難念,因為是波斯文...
蒙兀兒帝國是成吉斯汗在中西亞的後裔建立的,所以受波斯極大的影響。
現在我們對印度的音樂、建築、食物的印象,很多都有濃厚的波斯色彩。
(插播:明教波斯總壇後來應該也到印度去了,孟買現在有最多的拜火教徒)
尤其是音樂,最有名的西塔琴跟古典音樂也是在這個時期形成的。


小泰姬是第一座全部用大理石興建的蒙兀兒建築,是後來泰姬陵的靈感。
也奠定了所謂的蒙兀兒風格,而流傳至今的大理石工藝,仍是重要經濟支柱。
兩座建築裡的石版上色彩繽紛的裝飾,都是寶石或半寶石鑲嵌的。
很嚇人吧,現在大概沒有任何一國敢蓋這種東西了,真的會破產。

要看小泰姬必須出城、過一座破破爛爛的鐵橋,路上也很刺激。
不過這裡娟秀的風格比較合偶的胃口,有種小巧玲瓏的美感。
跟泰姬陵比起來,有點像小玫瑰比大牡丹,小歸小、有種特別的浪漫。
又好像一位溫柔的少女在耳邊低語的感覺,非常有韻味。

隔天一早,再撘公車到更郊區的「法特普爾.西克里」(Fatehpur Sikri)。
這裡是沙賈汗的阿公「阿克巴」(Akbar)大帝定都的地方。
因為有位伊斯蘭聖人建議定都在此包生兒子,結果也真靈驗了。
只是蒙兀兒帝國的王子起兵奪權登基,簡直是代代相傳的風俗。
應該也沒幾個帝國受的了這麼多流血政變吧?
這位國王雖是文盲,但有很高的藝術鑑賞力。
而且心胸開放、無宗教偏見,免去異教徒的雜税,文治武功盛極一時。
這個地點高據山頂,氣勢更為雄偉,只是非常缺水。
所以他駕崩以後,就遷都紅堡了。


至於那位說包生兒子的聖人,也葬在裡面,很多想求子的婦女都會來這祈禱。
在這遇到超級死纏爛打的明信片小販,纏得偶連「Leave me alone」都出口了。
林桑一旁苦笑,今天好像比較多人纏偶,之前是比較多人纏他...
吃完中飯回城裡面,買了些香料跟茶葉,準備回家當伴手。
明天就去此行的最後一站──新德里!

筏灣.射鹿.石版屋【復刻版】

上星期四,趁著我們伍元老師出差做調查之便,假公濟私到南台灣度假。
到了台南市,阿沙力的楊大哥不但煮義大利麵填飽我們的肚子。
還答應載我們進瑪家鄉的筏灣社(Su Paiwan),來個考古之旅。
順便打個廣告,楊大哥的黯然銷魂義大利麵,店面在台南誠品附近。
店名「南義北義」,之後就要到台北開店囉,不必大老遠跑台南去了。

除了伍元跟偶,還有桃園大角頭隆哥來消化他的年假。
當晚打狗角頭、「烏人烏心烏咖啡」的羅大盛情招待,還有欣靜美女出場坐檯。
在羅家大院一夜好眠後上山,深入排灣族的心臟地帶──瑪家鄉。
筏灣社附近的路況的確不大好,要下到吊橋的確需要點勇氣。
過了射鹿吊橋,今晚會睡在射鹿社(Calisi,查里西)老頭目的家。

伍元的好朋友,高雄的古道奇人李老師今天也恰巧上山。
本來想露宿的我們,盛情難卻的住進老頭目的石版屋裡面了。
裡面當然少不了山羌山豬的頭骨,而這樣的石版屋,絕對是真正的豪宅。
平整的鋪地石版,除了古色古香之外,也是冬暖夏涼。
之前去過的舊好茶,屋況也沒有這麼的好!
七十歲的老頭目和他的妻子住在這裡,有人打理的舊社果然不同。
不像博物館裡的遺跡,也比較接近從前的部落生活面貌。
雖然住的都是老人,也只有寥寥數人。
不過能在此頤養天年,可能好過住在山下的養老院吧?

山居生活規律正常,晚上八九點就準備睡了。
過日子的節奏跟著太陽走,鐘錶反而沒那麼準確的感覺。
聽著頭目的口琴,有首迎賓曲似曾相識,竟這麼哼了起來。
無甲子啊無甲子,寒盡的確不知年。
從濕冷的台北到南台灣,感覺真像從寒冰到烈火。
冰炭不同爐,但是可以同島。
這個北回歸線沙漠命,得天獨厚有中央山脈留水氣的海島。

想起東華原民院的太陽圖騰意象、各族的山海傳說。
風、太陽、山與海,都是最原始的動力。
接近這股動力,老子說是「虛心實腹、知常曰明」。
現代接近的人們,叫做原住民、星際大戰裡叫「天行者」...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偶又來亂了)
你、我,也都是原住民。

第二天去探舊社,下旗鹽山後,兩隻本門妖孽跟強胃散學長一起上山。
於是一天三度登頂旗鹽山頂,真是異常有緣...
這天因為是禮拜六,人特別多,頭目的小孫子也上來了。
三隻本門妖孽齊聚一堂打嘴砲,簡直有點玷汙祖靈的地盤啊~

晚上因為人多,在石版屋前搭帳棚睡覺。
好久沒有看這麼清朗的星空。
以前在山上也會有這樣的星空,但是常常因為太冷,根本待不住。
夜半起來,望著獵戶座與北斗七星。
閃爍的星光跟晶瑩剔透的夜空,竟有種異常的立體感。
比任何影像技術呈現的感覺還要豐富美麗!

真會使人開始相信天狼星就是埃及崇拜的伊西斯女神,把老公從陰間救回來。
也會相信王重陽看著北斗七星後,悟出的天罡北斗陣威力無窮...
難怪在古代,還沒電力以前,星空的收視率會那麼高。
神話從這個源頭流出、創造力從這個故鄉下到凡間去了。

熱情的頭目爺爺送了幾袋小芋頭給我們帶回去。
瘦小的老頭目,好像就是排灣族人型雕刻的模特兒。
一個抽到怪煙會頭暈,很有幽默感的老人家。
感覺很沒力了嗎?
來一趟這裡,嘗嘗山上的超優質太陽能吧,立刻讓人「有擋頭」!

Last Updated: 2012, Mar 16
據說前幾年老頭目就已經往生了,也不知部落現況如何,令人感慨啊~

印度遊記Ⅵ 刻在石壁的愛經【復刻版】

待在印度的第七天,我們坐夜車到世界知名的性廟──卡朱拉侯。
悶熱的火車站夜晚,還是一攤一攤的在賣烤餅。
實在有點令人不解的飲食習慣,明明就很熱、但全是烤或炸的東西。
看著微微爐火、黑黑的油鍋裡把點心炸熟,全身都已經熱起來了。
加上沒甚麼飲料,礦泉水喝久了也膩,養成幾乎天天喝可樂的習慣。
運動飲料?想的美啊,不過倒可能是潛在的市場,寶X可以考慮考慮。

這次的夜車倒是非常舒服,只是怕聽不懂廣播過站,老是睡睡醒醒的。
到了Satna這站轉車,巧遇一堆背包客,看來可以找伴租車了。
卡朱拉侯(Khajuraho)的興起與衰落一直是個謎。
在中央省的境內,不論在古代或現代,位置都很偏僻遙遠、交通不便。
直到成為世界遺產、吸引無數觀光客後,才有了機場。

我們跟三位以色列太太同租一台吉普車。
目的地不同、不過也順路。
這裡的公路有台灣縣道的感覺,已經是高品質路況囉。
一路上黃沙滾滾,還真有點非洲的樣子。(其實盤古大陸時期本來就連在一起)
約中午時後到,找間大理石旅館住兩夜,好好來欣賞世界遺產。

這裡的美就不講太多了,倒是想提一下這裡的歷史背景。
十一世紀開始,昌德拉王朝在這裡陸陸續續興建神廟。
沒人知道到底為何選在此時、此地或興建動機。
當時穆斯林政權已經漸漸入侵印度本土,此地偏遠所以免於戰火。
也因為如此,根本沒留下甚麼歷史記載。
跟埃及金字塔比,雖然不是那麼浩大的工程。
但是對這樣一個中小規模的王朝來說,一定是傾全國之力完成。
然後到了十三世紀以後又莫名其妙的消失,近代才又被發堀出來。
至於現在的居民,似乎也跟這段歷史沒太大關係,真是費解...

現在剩下東、南、西三個方向的神廟群,只有西廟群保存的最好。
其餘廟群因為遺跡不多,所以任遊客參觀不收門票。
至於西廟群就要20美金...Orz
印度政府真的把外國觀光客都當凱子,偏偏沒學過易容術。
沒本事偽裝成印度阿三混進去,只要兩塊美金呢!

英國的考古學家發現這裡以後百思不得其解──
為什麼有人會沒事把全套性愛場面刻在神廟外面?
對當時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紳士來說,簡直是淫穢不堪。
至於基督教文明對性是什麼態度,相信大家都知道。
(其實越是壓抑越會「嘴念經、手摸乳」,各國都如此啦)

於是有一派說法,說是要取悅雷神因陀羅(帝釋天)。
讓大神看了高興,就不會被雷劈壞。
還有說是給年輕婆羅門看的健康教育教材,XD
這樣看來,其實冷笑話的起源還滿早的嘛...

個人覺得比較可信的還是密宗(Tantra)的說法。
印度文化,幾乎等於宗教文化,種姓制度其實是神話社會化的結果。
那個時代正是婆羅門教死灰復燃,開始把佛教蓋台的時候。
然後兩大宗教混合、衝撞的結果,促成新的思潮興起。
佛教吸收越來越多的大神,要求財、求子、求健康都有菩薩可拜。
像這位健美的妙毗天大神就變成保佑人勇猛有力的「那羅延天」。


印度教也開始重視個人的慈悲跟覺悟,採用某些佛教觀點。
不過在政局不穩的年代,人心自然期待更好的來世。
當然會造成不關心現在、只想上天堂上天堂的弊病。

偶感覺密宗(Tantra)其實比較不像宗派、反而比較像一種文藝復興運動。
在兩大宗教裡各有發展,非常非常的多元化。
想要表達人可以不必藉著苦行遁世祈求上天堂,天堂就在身邊。
因此歌誦濕婆大神跟他老婆兒子很快樂的家庭生活、飲食男女的樂趣等等。
食慾、色慾,其實都不是罪惡,端看用什麼態度面對而已。
(所謂邪惡淫蕩,其實多半是因為不當壓抑引起的吧)

當天下午看東南廟群,逛完天色也晚了,明天再逛西群。
下午有個叫Krishna的小朋友自告奮勇當導遊(又來了...)。
這個名字叫黑天,在印度神群裡的人氣也極高。
街頭巷尾看到吹笛子的少年神像就是祂,小時候頑皮狡猾的很。
結果長大後變成國王,笛子一吹就迷倒一堆少女,妻妾據說一萬六千人...
這位小黑天帶我們逛完以後請我們到他家坐坐,結果是推銷他老爸的木雕。
哇~又中招了呢,真是HIGH到不行啊。
想想算了,買個小煙斗當作付他嚮導費吧。

這次林桑跟我在他家喝茶時終於見識到一般印度農家的生活。
傍晚了,他老媽奉茶、燃起檀香拜拜,然後在我們額頭上點吉祥痣。
泥磚屋子裡家具不多,就盤坐在地板或床上,儉樸的很。
一派寧靜悠閒,說也奇怪,這種居家風格偶竟覺得異常熟悉...
林桑一臉苦笑,正在想我們怎麼脫身,哈哈哈!


第二天早上,我們逛完了整個西廟群。
一圈走下來真的非常累人,外加陽光越來越毒辣。
再繼續看下去會瘋掉吧,一下子看太多傑作,其實很耗損心神。
就像進羅浮宮一樣,東一幅大師名畫、西一件大師名作的,很快就麻痺了。
男人如果一次被太多美女包圍,也是會力不從心啊~

中餐終於吃到肉類,而且是坦都全雞。
說也奇怪,也不是真的吃不到肉,只是很容易吃到素的東西。
(如果是豬肉跟牛肉的話,大概要找到天涯海角了!)
對無肉不歡的人們,可能比較沒吸引力吧。
看的一旁的韓國人很好奇,兩個人吃一隻剛好。
因為大小其實是台灣土雞的一半(開始覺得台灣的雞跟豬至少是做飽鬼)...
至於飲料方面,很流行用檸檬汁加在無糖蘇打水裡,解渴又不膩!


美中不足的是我又差點發飆了,請旅館的人幫忙買火車票。
結果佣金超高的,又要自己去討回剩下的銀兩。
有時真要有打破沙鍋問到底的耐心跟印度人磨...
在路上買東西,其實也會常常藉故不找你錢。
原本一向痛恨印度人詐騙惡習的林桑,這下反而安慰起偶來。
明天還要起個大早趕火車,喝點酒比較好睡啦。
也是,請人跑腿也難免散點財,出來玩別計較這麼多。
畢竟,這輩子也沒多少被這樣詐騙的機會。(會不會自我安慰過頭啦?)
下一站,就是世界奇景的泰姬瑪哈陵!!!

印度遊記Ⅴ 濕婆大神的不離地【復刻版】

坐大菩提快車(Mahabodhi Express)到下一站瓦拉納西(Varanasi)去。
嗯,連火車都這麼有佛教味道。
只是由於昨夜旅館裡飛舞的蚊子,偶的手腳起了一大堆紅點。
說也奇怪,竟然沒有被叮的腫泡,所以應該是過敏吧...
等火車的時候不斷發虛汗、慢慢的從腳底燒上頭來,噁~
而且開始會瀉肚子,這下換我破功了!!!
這列火車很高級,冷氣非常舒適。
看著窗外的夢幻景色,寧靜的鄉間風光的確能讓人心醉神迷。
問題是一出站,還要再撘一趟有點遠的電動三輪車進城。
沙晨飛揚中的霓虹燈,這座城市的確熱鬧異常。

然後...司機又把我們載到一間奇怪的旅館,不是我們的目的地。
在這個世界古國,似乎所有的事情都無法直線前進、要繞繞路才行。
雖然是晚上經過恆河,但是隱約看到河邊慶祝的燈火,還是有股神秘的感覺。
進了五星級旅館,今晚我們要來敗家一下。
到吃飯的時候,竟然只喝一杯檸檬水就跑到樹下狂吐...
外加狂拉,真是有點油盡燈枯的感覺。
看了飯店的報紙才知道,巴基斯坦史上最大的災難,已經一萬九千多人罹難了!

好好睡了一晚,再吃個豪華早餐。
吃過斯斯跟止瀉藥,我想還是要印度的藥才夠力吧?
早上去藥房買藥、再去郊區的鹿野苑逛逛。
鹿野苑是佛陀當年離開菩提迦雅後第一次傳道的地方,號稱「初轉法輪」。
是個非常荒涼的地方,現名Sarnath,意思是廢棄的寺院。
結果找到一位歐吉桑司機帶我們去,但是完全認不得路!!!
吼~來亂的!跟印度人「盧」,還真的需要好耐性啊!
參觀當地的文物館,有不少早期佛教的珍貴文物。
但是情況也沒好到哪去,一樣沒多少標示、解說。
但是那些菩薩、天女、濕婆神、藥叉的塑像,的確是有股特別的美感。

趁著天黑進城,今晚換到一家太陽神旅館(Surya Hotel)。
收費不太高不太低,但環境跟食宿都不錯,而且還有阿輸吠陀油性按摩。
阿輸吠陀(Ayurveda)是印度的傳統醫學,也翻為「壽明論」。
Veda就是吠陀經、知識;壽明就是「了解壽命」的生命科學。
就像古中國發展出來的漢醫一樣,也有把脈、草藥等等。
而且特別著重油性按摩、推拿、薰草藥,有不少跟Spa有關的療法。
現在很流行泰國、巴里島的Spa按摩,其實都受這個影響。
按摩一次約半小時,呼~簡直快飛上天堂啊......

明天再待一天,晚上再坐夜車到卡朱拉侯。
花個兩天認識這個城市,應該也差不多了吧。
一路上大難不來、小災不斷,林桑已經心力交瘁、發誓今生再不進印度了。
打算提早回台灣,說實在,我也有點疲倦之感。
到時送他上飛機、我自己一人往南印度去,感覺還真有點怪。
(囧,偶承認是虛掉了)好吧,要就一起回去吧。

在瓦拉納西的第二天,報名旅行社的清晨遊恆河之旅。
一堆人天還沒亮就集合上車了,「司機」是個虔誠的婆羅門。
還會一路解說瓦拉納西的掌故,而且一直強調自己不是「導遊」...
我想我們真是流年不利,還遇到船夫的聯合大罷工!
因為要調高工資,結果好像跟當地警方有糾紛。
於是當天早上,河上沒有任何一片會動的東西,泣~

此地是印度教第一聖地,濕婆大神人間的永久別墅。
據說只要死在這邊就可以直接上天堂,或是骨灰灑進恆河裡。
因為印度教相信日出是最神聖的時刻,所以只有在河的西岸有發展。
東岸一點人煙都沒有。
然後,真的一大堆人浸在河水裡面祈禱、沐浴引用...
恆河近看真的是滿髒的,也有點荒涼。
傳說中是恆河女神乘著濕婆大神的頭髮下到人間,為一位國王的祖先超渡。
我可沒有妹尾河童浸恆河水的勇氣,他浸完以後就發燒了。
(「窺看印度」裡有提到,何況我才剛復原)

可能今天罷工,所以火葬場也沒業績吧,只有看到一兩處火而已。
以前教科書上提到印度最有代表性的畫面,就是浸在恆河水的人們。
那座城市,正是瓦拉納西,而且看起來一點都沒變...
「司機」這下也糗了,於是帶我們去看貝納雷斯大學的金廟。
貝納雷斯是舊名,據說是芒果汁的意思。
裡面有一座新建的金廟、供奉濕婆神,古色古香!
畫滿奧義書、神話與吠陀經的壁畫,很值得一遊。
在門口的俊俏濕婆神雕像,能把現代型男比下去呢。

下午進市中心逛廟會,天啊,只能說眼花撩亂。
所有的神像極盡俗麗之能事,掛上霓虹燈泡跟五彩閃光條...
天啊,我們從小浸淫在台客文化裡的人,自以為甚麼俗艷的東西沒看過。
但是跟這裡一比,我們台客徹底輸了,螢燭之光豈能與日月爭輝啊!!!
接下來是吵到要死的歌聲,街上擺了兩層樓高的擴音喇叭。
然後放出忘我的唱詩聲...
(濕婆神要是真的從不離開這裡,不知道會不會重聽?)

我們兩個已經被這股強大的音波功震到經脈大亂,但周圍的人一派輕鬆啊。
合笑女白琴、牛肉場、五子哭墓、電子花車跟綜藝歌舞團之力,也絕無勝算!
大概只有包租婆的大喇叭獅吼功,才夠格來釘孤枝吧!!!
台客文化至此慘敗,五千多年的文明古國,果然還是有屹立不搖的實力啊。
留下屈辱的眼淚、收拾挫敗的心情,準備今晚搭夜車離開這個傷心地了~
(其實根本是落荒而逃,><)

印度遊記Ⅳ 佛陀的菩提樹【復刻版】

印度這時雨季剛過,觀光旺季還沒到,否則菩提迦雅的房間不會這麼好找。
拉我們進旅館的先生叫Arjun(阿俊?),自告奮勇的帶偶們去逛。
基本上這個小鎮一派農村風光,非常非常的古代。
尤其是坐著雲霄飛車搬的三輪摩托車進來的時候,因為路況太差...
所以大概可以想像古代的國王們坐馬車時的情形(當時避震技術應該不好吧)

導遊先生的名字正是印度最有名史詩「摩訶婆羅達」裡的一位射箭英雄。
不過看起來可文質彬彬的。
這本史詩等於「伊里亞德」加「奧德賽」的七倍長!!!
也就是要七個荷馬才能跟廣博仙人(史詩作者)車拼,買尬~

這裡最有名的就是大菩提寺,跟世界各國興建的寺院。
據LP的說法,這座寺廟是西元前三世紀阿育王建立的。
後來在西元二世紀、十一世紀都有被重修過,十九世紀又被挖掘出來。
裡面佛陀坐過的菩提樹被阿育王的女兒帶到斯里蘭卡移植成功。
後來原樹老死或被破壞,又移植了回來。
樹下還有一個金剛座,據說就是悉達多太子發誓不成就就不起身的地方。
現在被柵欄圍了起來,樹下齊聚了世界各地的出家人跟遊客。

現在的門票是20盧比,很公道的價錢。
外牆的文殊菩薩與蓮花手菩薩像,都是苗條清秀的體型。
呈現一種大乘佛教興起以後『解脫自在、遊戲無礙』的美感...
雖然追求自己的覺悟、卻也不放棄與大眾的對話,無所謂出世入世。
遇到一位紅衣喇嘛,哈拉了幾句,這位藏僧竟然會說中文!
而且是一口京片子,雖然不大流利(我差點也捲起舌「兒」來了)~
他就住在達賴喇嘛駐錫地的附近,也在喜馬拉雅山區。
聽說法王每年年底都會來這裡住一陣子,現在也已經很多喇嘛在做大禮拜了。
其實就是五體投地的姿勢,非常需要體力的...

下午我們兩個去逛逛世界各地的寺院。
第一次看到附近鄉間的景色其實嚇了一跳,跟偶雲林老家還有點像。
只是更乾燥、貧瘠一點,連豬都小很多。
跟吵死人的加爾各答一比,這裡可真是寧靜美麗啊!
傍晚回去時,林桑興起買了包花生回旅館配酒去。
沒想到,卻是災難的開始...

當天晚上在旅館看到電視新聞,只看到一堆軍人集結的畫面。
由於新聞台用的是印度文,在下只通英文、不通梵文啊...
還以為是跟巴基斯坦又處不好,要打起來了。
直到離開這裡打電話回家才知道是印巴大地震!
偶家老木還在問說:「冇代誌吧?」......
在喀什米爾跟巴基斯坦才嚴重,這裡是東印度,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當晚其實怎樣都無法入睡,後悔沒帶蚊香。
蚊子還是小事,外面杜迦女神的廟會灰熊High!
放的Tape都是咿咿啊啊的老頭子跟小朋友的合聲。
救命啊,這也罷了,問題是整夜重複啊,簡直是索命梵音!
林桑睡一睡突然不舒服了起來,有點發燒、畏寒兼發抖...
我的天,該不會是我們出發前最怕的瘧疾吧?
藥(美爾奎寧)明明也吃啦,看天亮後如何吧。

幫林桑買早餐回來,他說想休息,叫我出去逛逛再回來。
好吧,就去把西藏、不丹、泰國、緬甸、日本、韓國等地的寺院一次看個夠。
不丹寺院的風格最合我的胃口,華麗又不顯俗艷。
在日本的寺院中,還有附設幼稚園跟小學,拍下小朋友可愛的塗鴉。
的確佩服日本佛教界的用心,這裡是畢哈爾省,印度最窮的地方之一。
也許這些小朋友因為受教育,可以改變貧賤的命運也不一定,功德無量啊!

回去旅館以後,林桑再也撐不住了。
我們只有一個囧字可言...於是請旅館人員帶去看醫生。
在一間小小的診所裡,禮拜六的下午仍然不少病患。
吃過了台灣的斯斯跟退燒藥仍不見效,唉!
一位阿三叔「達可特」在陰暗的房間裡看診,非常像神廟的感覺。
然後拿了一根非常粗非常長(大約十塊硬幣直徑、二三十公分長)的針筒。
裡面裝滿了黃色液體,然後以為打完把林桑扶起來以後...
才發現──還有另一根,囧RZ~
注射完兩支以後又領了一堆藥,服用次數跟方法要是沒有解釋也很難懂啊。
醫生說雖然不是瘧疾,但是瘧疾藥要繼續吃,否則有可能。
今天再住一晚,明天前往恆河名城瓦拉納西吧。

下午偶又在那位熱心的仁兄帶領之下,跑去附近的蘇嘉塔村。
蘇嘉塔是誰呢?
悉達多太子覺悟前也曾經想不開,一度絕食到快掛掉。
在這附近的山上苦行,後來流浪到這村子。
跟菩提迦雅只隔一座橋,遇到蘇嘉塔這位好心正妹給他喝乳縻。
於是精神一振,過了七天就成就了。

結果這位仁兄把偶帶去一間小學捐錢...
當場真是OOXX,強迫中獎的感覺。
他似乎是孤兒,從小念這間小學,建築極度簡陋,真的是家徒四壁。
問題是這種感覺很奇怪,根本是善意的詐騙。
在當時,我相信這座小學是需要人幫助的,但是做法真的很糟。
也難怪他從頭到尾要跟著我們晃來晃去,卻也不討佣金了。
趕他也不是、不趕也奇怪,這種情況下卻又翻臉不起來...
伸手不打笑臉人啊,他的態度也不像那種奸詐無賴。
好吧,捐點錢走人...在印度旅行,常常要面對這種詭異的情況啊。
既是對人性、也是對耐性的試驗,這種文化的確不易了解。

不過到這個通常只在神話裡出現的地方實地一遊,的確感覺無比神奇。
乾枯的尼連禪河,兩千多年來似乎變化不大...
今晚,廟會還是一直在HIGH,再怎樣都睡不著。
這下換我開始不舒服了,到了迦雅火車站已經從腳底開始燒了起來。
打電話回台灣知道大地震的消息,呼,應該不至於影響瓦拉納西吧?
今晚發狠了,我們打算找間五星級飯店,好好休息一下!

印度遊記Ⅲ 火車慢吞吞【復刻版】

白天搭捷運到 Kalighat 站下車,幸好有冷氣,不然可會熱死人。
這站就是卡莉女神廟,LP上寫此地「extremely busy」!
到了以後名不虛傳,LP的內容是真的很可信的。
這天剛好是禮拜四,是垂死之家休息的日子。
聽昨天的志工朋友說,他們今天要去泰戈爾大學玩玩。
在這裡照顧最虛弱的病人,卻激發了最堅強的本能。
而且去的多半是女生,也許大多數男人很難了解這種堅強吧。

我們進了神廟,只見一片金、紅的貢品飾物、鼎沸人聲...
除此之外什麼都見不到,然後光腳踩在有點黏膩的地板上。
(在印度,神聖的地方都不能穿鞋進入)
天啊,這位女神如果代表萬物的墳場,也是超人氣的夜總會吧,囧~

再搭捷運去聖保羅教堂逛,附近的維多利亞紀念堂是最有英倫風的遺蹟。
沿著梅登公園規劃而成,可見日不落國當年在殖民地的森嚴法度。
印度人自己也說過,英國帶來最好的禮物是英語、火車與國會,妙啊!
結果當天的聖保羅大教堂竟然空無一人,只有偶們兩個台客在晃。
是我們品味太奇怪還是怎樣,至今百思不得其解。
維多利亞紀念堂的圓頂上還有美麗的小天使雕像,也許有一天會換成印度裝呢。

今天晚上我們就要坐夜車離開這裡,下午還是休息一下吧。
逛了一個百貨公司,不過很奇怪,從一樓到四樓都是衣服跟人、人、人!
也許這就是文化差異吧,台灣社會喜歡混搭,其實是一種沒風個的風格呢。
而且找到一間咖啡館叫西雅圖,沒錯,就是那間「Barista」...
簡直是興奮啊,在鬧市中的一座小小綠洲~

傍晚拿到車票才嚇了一跳,請人訂車票的佣金頗高。
在印度買車票,絕對不是很方便愉快的事。
首先是印度舉世聞名的慢吞吞官僚魔手...
二來是當地旅行業者的包辦壟斷。
外國人在印度買車票要登記一大堆有的沒的,於是自然有人跑腿。
但是常常會變成許多車票被旅行社或旅館的人員買掉大部分。
變成自己去買的散客很不方便,另一個原因當然是──
你/妳跟售票人員又不熟,也不會付佣金給他們...
這種問題,可是每個背包客每天都會遇到的呢!

接下來在尖峰時間進霍拉火車站,這個印度最有歷史之一的火車站。
這個景象才是永生難忘...
所有人類自石器時代以來發明的交通工具,齊聚在煙塵瀰漫的大馬路上。
排放的烏煙廢氣與地上的沙土混合,有點世界大戰的感覺。
兵荒馬亂四個字已經不足以形容,所有的喇叭齊鳴啊!
計程車、腳踏車、摩托車在即將撞成一團,車毀人亡之際...
眾人心電感應般的踩下煞車、毫髮無損!!!
林桑嚇得不敢睜開眼睛(也是因為廢氣啦)、偶是嚇得不敢閉上眼睛──
起碼死了也要做個明白鬼吧,><
這路上的場面,跟魔戒之雙城奇謀的攻城氣勢一比,可是毫不遜色!!

進了火車站,才更震撼──
超大的車站大廳,比機場還繁忙。
什麼是上海1949年大撤退、什麼是霍爾的移動城堡...
請來見識見識裡面橫掃千軍的人潮!
後來竟然在某大廳二樓找到有冷氣的餐飲店!
喝了杯極好喝的草莓 Lassi(有點像優酪乳的飲料),這個反差也未免太大了~

而且火車票其實有點難看懂,第一次看最好找站務人員指點一下。
至於誤點這回事,其實是不會啦,大可放心。
要搭的人太多了,想誤都沒辦法誤,除非是雨季水災的時候
只是一進去我們的車廂當真傻了眼...
我們好死不死搭到「聖境旅人書」裡講的三層式地獄車廂。
車廂已經夠小了,每面牆壁上又有三層臥舖。
所以每個人要同時躺下才能張開床架...
也許這裡練過瑜珈的人比較多,位子可以小一點吧,Orz~
於是訐譙了一下幫偶們買票的救世軍旅館,唉,防不勝防啊。

搭這班12小時的超級平快車,我們乾脆整夜坐著到目的地去。
出了Gaya車站,找三輪車到Bodhgaya。
前者是個有火車站的小鎮,是印度教大神留下足跡的地方。(可能很像仙跡岩)
所以後者為了區別,加個菩提在前面,代表佛教聖地。
找了間很便宜的彩虹旅館,一間房才一百盧比、台幣約80塊。
好好洗個澡補個眠,休息一下再說。

補充一下:Lassi,音似拉西。
不過其實是灰熊健康的飲料。
用水果、優格、冰塊,視口味再加點糖。
當天喝到的草莓口味還有加點肉桂粉。
如果是加點巧克力粉也會不錯滴~
十幾天下來,最常見到的好像是香蕉跟芒果口味。
大致上都不錯喝,只有濃淡之別而已。